中文/English〗〖馆长专区〗〖北京宣南文化  

西图导览    地方文献    馆藏介绍    图书馆协会    社区分馆   
教育培训    辅导研究    展览平台    宣南文化     读者答疑
 
     
专栏
  >> 首都图书馆宣南文化资料分...
>> 宣南饮食文化专辑
>> 宣南报刊文化专辑
>> 文化宣南刊物
 
新闻速递
  ·火灾风险隐患指南(试行)
·西城区宣武图书馆馆藏古籍...
·宣武区图书馆各业务部门简...
·“宣南文化”的研究与弘扬
·孔庙祭孔礼乐发展与祭孔释...
·祝福祖国70华诞
·超越王羲之的名手 人正字...
·千年古寺之牛街礼拜寺(二...
·2019年第三期
·制作压花相框 留住刹那...
 
 
站内搜索  
  信息检索:

 
文章作者检索:

 
 
 
快速导航  
 
 
 
 
宣南文化  > 宣南报业概览  
 

宣南报业概览

甄润昌

  宣武区是首都古城内四大城区之一,地处北京中心城区的西南隅。它历史上地位特殊,是北京建城的发祥地,今广安门外滨河公园北园内,有蓟城纪念柱为证。它是北京建都的发祥地,广安门外滨河公园南园内有北京建都纪念阙。明初以来,它地处京师的外城,明代中叶修筑外城墙后,它被圈入城内,仍是京师的重要组成部分,为便于管理外城划为八个坊。坊是行政管理单位,相当于今的街道办事处,外城西部共有五个坊,计正西坊、正南坊、宣北坊、宣南坊、白纸坊。其中宣南坊的辖界,东达今粉房琉璃街,西抵教子胡同,北以骡马市大街一线为界,南抵于城墙根儿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发展到清代后期,“宣南”的概念,已成为今宣武地区的代称。
  清代仍以北京为国都,但清代“执行”满汉分居的政策。满人居于京师内城,汉人则居于外城。“归日,汉官非大臣有赐第或值枢廷者皆居于外城”。就是说清代以来朝廷重臣官至极品,除非皇帝赐予宅第者,也住在外城。这里的外城则指今天的崇文、宣武两区。但这些人多数居于宣南。另明清以来科举制度日臻完善,来京会考的举子也要定期来到京师,为了给会考举子提供便利,外城地面会馆林立,仅宣武区有各类会馆多达四百余处。因此在宣武区界内,集聚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在此居住、生活,参加各类活动,因而清代以来,形成了以士人文化为主的这一特殊地域的“宣南文化”。“宣武文化”是京师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又有明鲜的地域特点。“宣南文化”有它的丰富内涵,其中宣南报刊文化更具特色。本文试就宣南报刊的状况,做个简要论述。
  报纸大约始于汉唐时期,报名统称“朝报”或“邸报”。为官方承办,明朝万历八年(公元1580年)出现世界最早雕版印刷报纸——《急选报》,仍属官办。民间手抄“小报”则始于北京。明崇祯元年(公元1628年)出现民间“报房京报”。清代以来,官办“邸报”与民间“报房京报”同时发行。这是报纸的发端。
  “清初有南纸铺名荣禄堂者,因与内府有关系,得印《缙绅录》及《京报》发售。时有山东登属之人,负贩西北各省,携之而往,销行颇易。此辈见有利可图,乃在正阳门外设立报房,发行《京报》。”“南纸铺名荣禄堂者”据考证在琉璃厂中间路南。乾隆三十五年至嘉庆六年(公元1770-1801年)有山东登属之人,则在正阳门外设立报房印售《京报》根据相关资料证明,山东人设立的报房,在今天的铁鸟胡同。
  铁鸟胡同原名铁老鹳庙,街因庙得名,巷内1号就是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的关帝庙遗址。明朝建庙时,占地二亩余,房屋十四间,殿宇三楹,祀关帝。殿顶鸱吻上设铁鹳雀两只,随风旋转,以驱鸟雀。解放初至文革前,仍有庙,庙内祀关帝,今院中还有1棵古槐,高高矗立,绿荫遮满全院,有绿标示牌。
  铁老鹳庙的报房,大多集中于关帝庙的周围,据查巷内报房相续开业的多达十余家。有聚兴、公兴、聚升、合成、杜记、集文、同顺、天华、聚恒、洪兴、同文、信义、连升等。聚兴、公兴两家开业最早,都创办于咸丰年间。两家报房中又以聚兴报房的历史为最长,从咸丰年间开张,直到民国十年(1921年)还坚持营业。聚兴报房一直就在“铁老鹳庙”8号营业。
  聚兴报房除印刷黄皮京报外,还承印和递送《万国公报》,为冯公度办的《外交报》印发。1921年8月1日杨啸侯创办的《文艺杂志》,仍暂借聚兴报房做该杂志的发行所。民国元年,3月31日,刘星海创办《通报》(文言、白话并用日报),发行所设铁老鹳庙同文报房。5月26日,天津人兆维新创办的《群强报》(白话日报),报馆和发行所设在铁老鹳庙。1919年6月1日,江都县人曹学志创办的《京沪日报》(白话报),报馆和发行所均设在铁老鹳庙21号。铁老鹳庙巷内尚有:《法政日报》(1913年)、《民和报》1919年。
  由此可见,铁老鹳庙,除清朝官办《邸报》外,是另一种官办《宫门抄》的策源地。故有 “报房胡同”之俗称。
  所谈《邸报》及翻印《邸报》的《京报》均属于官办性质。而民间自主办近代报则以《万国公报》为起始,《万国公报》为康有为主办,梁启超、麦孟华编辑,该报创办于1985年8月15日,编辑部设在米市胡同南海会馆内。同年12月康有为和翰林学士文廷式组建了强学会,创办了强学会的机关报——《中外纪闻》。其编辑部即设在强学会的会址,后孙公园安徽会馆内。《万国公报》、《中外纪闻》均为推行戊戌变法做舆论准备的,也是中国人自办报先声。
  1898年6月11日,在中国大地上发生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维新变法运动,维新变法仅仅维持了103天。最终以光绪皇帝被囚,谭嗣同等六君子血洒菜市口而告终。然维新变法的思想及新闻媒体在维新变法运动中的作用,在仁人志士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维新变法失败了,但中国人自主创办报纸的事业则日益兴隆。
  宣南的报刊,从创始起到新中国成立,已知者达400家(一说为387家),分布在现宣武区的100多条胡同之内。北京当今有名的老报馆,仅有一处,在宣武区魏染胡同30号和32号是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。那就是《京报》,创办人邵飘萍,今报馆门额有其亲笔题写的“京报馆”。
  在众多400家报馆中,时空分布不均,有的办报时间较长,有的仅有几个月,有的停了刊不久又接续出刊。从人员构成及规模看,大多为小型报刊,大型的不多,编辑部有的仅几个人。但在传播先进文化,启发民智方面都发挥了其应有的作用。
  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内。在宣南报刊中,最具有影响力和群众欢迎的大约是二十几家即:《万国公报》、《中外纪闻》。《京话报》、《工艺报》1900年创办,地点在琉璃厂。《北京新闻汇报》1900年创办,地点在虎坊桥杭州会馆。《启蒙画报》、《京话日报》、《中华报》,彭翼仲创办于1902年和1904年,地点在虎坊桥的五道庙。《平报》1904年创办,陆秋岩创办于西南园。《北京女报》1905年,张筠芗母子创办,地点在前门外羊肉胡同。《正宗爱国报》,回民丁宝臣创办,地点在马神庙。《国民日报》1909年文实权创办,地点在后铁厂。《国风日报》1911年白逾恒创办,同盟会机关报,地点在南柳巷。《群强报》,1912年,陆哀创办,刊戏曲娱乐为主,地点在樱桃斜街。《选报》1912,个人首创纯文摘报,地点在铁老鹳庙。《黄钟日报》1912年,王印川创办于宣外大街。《民权报》,1912年,由袁世凯近人所办,是袁政权的喉舌,地点在排子胡同。《晨报》1918年,蒲伯英任社长,曾聘李大钊为七日刊主编,地点在宣外大街。《京报》1918年,始由邵飘萍创办,即牺牲之后由其妻汤修慧接办。邵飘萍创办于三眼井(延寿寺街小沙土园),复刊迁到魏染胡同,报馆名由邵亲题,落款:振青。《新社会报》、《社会日报》,1921年,由林白水创办,《新社会报》被查封后,复刊砍去头,改为《社会日报》,地点在棉花头条。《北京民国日报》,1925年,孙中山北上到京,由孙中山北京行辕主办,地点在香炉营。《实报》,1928年由管翼贤创办,地点在宣外大街56号。《解放》,1946年创刊,抗日战争胜利后,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公开发行的第一报,由钱俊瑞负责,报馆坐落在方壶斋。《新民报》,1946年,陈铭德在北京创办的《新民报》北平版,由其夫人筹备,张恨水任经理,该报发行到解放以后,报馆坐落在方壶斋。
  以上20几家报纸中,《万国公报》、《中外纪闻》、《京报》、《社会日报》等多书均有介绍这里不再赘述。
  《启蒙画报》1902年出版,接着又出版了《京话日报》和《中华报》。主办人彭翼仲一人兼办三种报纸,可谓“报界奇人”。彭翼仲祖籍江苏长洲县,1864年生于北京卒于1922年。出身望族。祖父彭蕴章曾是咸丰间领班军机大臣(相当首相)。彭翼仲虽出身名门,但生活道路不顺。出生前祖父已亡故,6岁时,生母病故,其后家道中落,彭家自西城区迁至宣武区,据其自传称:前后住过南半截胡同、果子巷羊肉胡同、保安寺街、延寿寺街的长吴元会馆、醋章胡同、粉房琉璃街等处、彭本人半生经历了贫病的生活,自称曾在果子巷一带,摆过卖鲜果的小摊以维持生活。同时又亲自经历甲午战争、维新变法、义和团运动、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等等近代史的重大历史事件,亲自目睹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各种暴行,加之自己生活无定的境况,在报国无力,求生无门的情况下,在其堂弟彭谷孙的大力支持下,决心毁家办报。《京话日报》最兴旺的时期已达日销一万份大关。其《启蒙画报》社会影响很大。成了中国儿童画报日报之首。同时还出资办蒙养学堂,招收贫苦儿童入学进行教育,我国著名社会活动家梁漱溟曾就读于蒙养学堂。著名京剧大师梅兰芳根据《京话日报》刊登恶霸张傻子逼良为娼虐待妓女的事实,改编成了时装新戏《孽海波澜》,起到了警世的作用。彭翼仲办报不久,其财力日绌,自称“已亏欠2千金”为了继续把报纸办下去,只好向亲友借贷,变卖房产以维持办报的事业。
  彭翼仲自办三种报纸得益于其最大的助手也是彭的妹夫杭辛斋(1869-1924年),杭慎修,字一苇、号辛斋,浙江海宁人,1890年到京都同文馆学习历算及法国文学;甲午战争后,上书光绪皇帝,主张变法;在天津任《国闻报》主笔;后来京协助彭翼仲办《京话日报》,之后担任《中华报》主笔。另一个助手则是刘炳堂。刘名用烺、字炳堂(1866-1924年),河北永清人,久居下斜街,他天资聪颖,酷好绘画、学习古人画技,又重写生,能融合西画技法,故自成一家。刘炳堂应彭翼仲之聘,担任《启蒙画报》的画师兼美编,后为《京话日报》、《中华报》插图,是三报绘画的扛鼎人物。彭、杭、刘三人可谓当年报业三大精英珠联璧合。因而《启蒙画报》、《京话日报》、《中华报》得以受到群众的欢迎,报刊内容得以深入人心。
  彭翼仲办报的用意自称其一为启迪民智,其二为争取中国人自己说话的权力。报纸的内容主要是揭发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的侵略。针对英国殖民地虐待华工的行为,该报连载杭辛斋编写的《猪仔记》小说,揭露报导了华工的“极苦极贱”的惨状。1906年5月北京发生一桩春阿氏杀死亲夫命案。春阿氏一案为清末四大奇案之一。实际是一桩怨案。《京话日报》连续报导春阿氏一案的事实真相,提出种种疑点,揭发官府的种种黑暗。春阿氏案从1906年5月间发生,到1908年三月前后达二年之久,实际上是糊里糊涂的结了案,春阿氏最后病死于狱中。《京话日报》通过春阿氏一案的报导,真正体现为被压迫者说话的目的。
  由于《京话日报》宣传正义,揭发黑暗。则受到统治者的嫉恨。1906年9月以《中华报》“妄议朝政,捏造谣言,附和匪党,肆为论说”之罪名,即将彭翼仲,杭辛斋被捕,未经审判,即行杭辛斋递解回籍。彭翼仲发配新疆。1907年12月彭翼仲由北京起程押离时,当时送行者达千余人,赠送仪程者也大有人在。说明彭翼仲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。1904年创办的《京话日报》只好停办。辛亥革命后,民国建立。彭翼仲被特赦回到北京。不久《京话日报》又复刊,但彭翼仲刚直不阿的性格不改,又因触怒了袁世凯而再次被封。袁世凯皇帝梦未终,死于新华宫,《京话日报》再度复刊。后期的《京话日报》则分别由吴梓箴和梁漱溟主持,但已非旧观了。
  《北京女报》为张筠芗和张展云母子俩人联合办报。张筠芗人称张老太太系张展云的母亲。张展云曾任《北京报》主笔。之后,张展云和母亲张筠芗又创办《北京女报》。《北京女报》是北方第一女报,是中国第一份妇女日报。慈禧皇太后每日御览,是当时发行四年之久的罕见的报纸,开了妇女关心社会之风气。创下中国妇女办报和女报的若干个第一。在创办《北京女报》的同时,张展云又另创刊了《北京画报》,聘请原《启蒙画报》——刘炳堂为美编画师,使该报增色不少。
《晨报》早期编辑部曾设在丞相胡同(今称菜市口胡同)由徐宝璜做编辑,徐宝璜,官费留美攻读新闻学,1916年学成回京,成为《晨报》的编辑。次年,被北大校长蔡元培聘去,开设《新闻学大意》选修课,任主讲。徐宝璜支持邵飘萍建议,成立北大新闻学研究会,徐宝璜任副会长兼导师。徐宝璜《新闻学》,是中国新闻史上第一部新闻学专著,人称“新闻学界最初的开山祖”。李大钊又被聘,主编《晨报副刊》。1917年陈独秀携《新青年》回京,李大钊以同人的名义编辑《新青年》,并在《新青年》上发表了《庶民的胜利》。我党早期领导人瞿秋白,首次来京居于米市胡同内羊肉胡同,时任《晨报》记者。瞿秋白,1919年7月在《晨报》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——《不签字之办法》。1920年10月,瞿秋白受聘于北京《晨报》,任驻莫斯科特派记者,成了我国第一批驻外记者。在莫斯科两年间,为《晨报》发回《共产主义之人间化》、《苏维埃俄罗斯之经济问题》第40篇专稿,共16万字。瞿秋白作为记者,有机会见到列宁,受到列宁的接见。与列宁合影,瞿秋白就成了中国唯一与列宁照过像的人。此外孙伏园也曾主编《晨报副刊》。
  丁宝臣创办《正宗爱国报》,以白话报的形式唤起了回族大众,爱国、保国、振兴国家为已任。时值彭翼仲被捕入狱,更激发了丁宝臣办报之信心和决心。孙中山1912年8、9月间在京,丁宝臣连续刊发孙中山在京消息,9月2日北京报界在宣南举行欢迎孙中山先生大会,并同孙中山合影留念。丁宝臣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,发表文章讽刺袁世凯,“龙门可跳,可惜你是乌龟。”丁宝臣在袁世凯的缉捕声中,发出“革命者生而何俱,死而何怨!”并以回民特有的方式,生前躺在“水溜(流)子”上照了一张纪念像,以告回族父老和京师后人,“要鼓起勇气勇往直前”。1914年7月,被袁世凯下令逮捕,经多方营救无效,终被杀害。丁宝臣成为第一个被杀的回族办报人。
  《新民报》陈铭德创办于重庆,1946年又在北平办《新民报》北平版,由其夫人邓季惺负责筹建,聘得张恨水为该报经理。张恨水请左笑鸿协助办报。左笑鸿,清最后一届进士左坊之子,生于北京。1922年转入平民大学新闻系,可能是邵飘萍的学生,经张友鸾介绍,担任《世界晚报》总编辑,后任《世界日报》总编辑。张恨水以天桥水心亭为背景,写《啼笑因缘》,左笑鸿参予策划,1945年10月,《世界晚报》复刊,左笑鸿重任总编辑。1946年,左笑鸿第一部小说《血债》在《新民报》副刊“北海”版连载。左笑鸿兼《新民报》副刊“天桥”版的主编,刊发了大量市俗文章。
  宣南报业的发展,推动了报刊印刷业的发展。从印刷《邸报》到自办近代报刊都离不开报刊的印刷。较大的《京话日报》、《京报》既有自己的编辑部,又有自己的印刷厂,均是自行印刷,而且还可以为其他报刊代为印刷。而一些规模较小的报刊自己没有印刷能力只能委托印刷厂代为印刷,因而在报馆周围发展了一批印刷厂。据了解仅在宣南一带有负责承印报刊的印刷厂:有丞相胡同的晨钟报印刷所,代印《游戏新报》。民立报馆印刷部代印《党鉴报》。文益印刷局代印《中国商业联合会报》。魏染胡同的法轮印字局代印《法政日报》。明新印字局代印《宪法新闻》。国声印字馆代印《实录报》。益民印刷所代印《六更公报》。公记印字馆代印《京兆新报》。国民新闻印刷部代印《平民日报》。海北寺街的同昌印刷局代印《国华报》、《茶余录》等。永光寺街的国民新闻报社印刷所代印《武德杂志》。嘎哩胡同的中央新闻社印刷所代印《北京民任报》。廊房三条的魁华印字馆代印《新丛报》。裕源印刷公司代印《灿星画报》。排子胡同的国权报印刷所代印《富报》。樱桃斜街的天兴印字局代印《国是报》。天新印书局代印《民报》。杨梅竹斜街的中华印刷局代印《平报》。虎坊桥的都门印刷局代印《共和报》。华国印书局代印《张维日报》。五道庙的同益印书局代印《国民日报》等。梁家园的富华印刷局代印《富强新报》等。琉璃厂的宣元堂承印《北京实业报》。华盛印书局代印《鸿闻拔卒月刊》。宣元阁承印《指津日报》。共和印刷局代印《东亚杂志》。三眼井,撷华印刷局承印《北京新闻报》、《北京晚报》。南柳巷,中华石印局承印《昌新画报》。西砖胡同,华言印字局承印《进报》。取灯胡同,北京印刷局承印《商业日报》。彰仪门大街,北京和济印刷局承印《法律周刊》。西草厂胡同,一真印字行承印《都报》。羊肉胡同,新闻印刷局承印《北洋时报》。更由于印刷业的发展,又带动相关产业的发展。以铸造出售铅字、铅空、铅条的为业的治字局也发展很快,杨梅竹斜街、琉璃厂一带有不少的厂子和作坊,其中以文岚簃和华洋治字局规模最大。同时制造印刷机及裁纸机的的工厂也有发展,广内正兴隆街的贻来牟铁工厂即以制造印刷机享誉于世。
  纸刊还要有发行的环节,因而在宣南出现独有的报刊发行市场。简称报市。报市设在宣武区南柳巷的永兴庵。亦称永兴寺。今为南柳巷45号,寺供观音。寺门朝东,院中间是大殿,后有罩楼,南、北有配房,罩楼北墙有通道通后院,后院仍有各房,庙产有40余间。该寺建于明代。永兴寺东距铁老鹳庙几十米,中间有西南园相通,铁老鹳庙报房的增多和报市的初兴,波及永兴寺。永兴寺和铁老鹳庙均住有山东人,从事贩报为业,永兴寺和南柳巷的报馆和发行逐渐增加,永兴寺便成了报市中心区,南柳巷一条街也成了北京的报市胡同。
  据了解以永兴寺为中心的南柳巷报市,日益扩大。开始时由山东人曹思明等人所垄断。随着个人办报的不断发展,有些报刊专门招收北京人发行,送报、贩业的垄断局面才被打破。据了解在报市发行的各类报刊有《燕京报》、《北京画报》、《益智画报》、《新华报》、《中国公报》、《新少年画报》、《燕京新闻报》、《国是报》、《共和报》、《白话国华报》、《灿星画报》、《新震旦日报》、《游戏新报》、《京华日报》、《鸿闻拔卒月刊》、《京兆日报》、《六更公报》、《觉醒画报》、《菊侪画报》、《北京新闻报》、《平民日报》、《京兆新报》、《日新画报》、《大中华自治公报》、《民铎报》、《平报》、《北京明报》、《商业日报》、《北京爱国早报》、《多闻日报》、《从新报》、《群报》等等。估计100家以上。解放后永兴寺报市尚存。多数报刊仍此发售,后实行邮发合一,报市才自行取缔。
  最后谈谈报童的情况,所谓报童即是报馆招收的报夫,负责销售报纸,报夫基本上是年岁较小的儿童故称报童。报童是报业兴起后出现的特殊行业,报童大多家庭清贫,为了家庭生活之计,贩卖报刊赚钱借以糊口。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,北京农村通俗作家刘绍棠都作过报童。今天健在的报童、离休干部邢锦棠解放前以专售《解放》报为主,宣传党的政策,最终成为党的地下工作者。现年88岁的米沛三,回忆起当年卖报的生活,仍津津乐道。
  在报童之中醉郭可称奇人。醉郭名郭瑞,丰台区老庄子村人。1900年时年55岁的郭瑞,便弃妻子儿女流入京城。他在天桥一带说唱,以“数来宝”渡日,曾有书载“醉郭是天桥八大怪之一。”适彭翼仲在五道庙创办《启蒙画报》,专收北京人做报夫,郭瑞成了报夫,售卖《启蒙画报》,并沿街讲报,大受众人之欢迎。消息传入彭翼仲耳中,两人一拍即合,彭翼仲不在限量供报,郭瑞售报、讲报更加卖力,有钱便购酒,讲报更有力,彭翼仲不时也提供酒钱,“授以通俗之文,先生得之甚喜,讲益力,声益肆,醉亦益甚”,听者若墙堵,人称“醉郭”。
  彭翼仲发配新疆,时醉郭年已62岁,愿随彭翼仲前往,彭翼仲念其年岁之大受不了苦,劝醉郭留京,托人安排事由。醉郭不忘几年之情感,先送彭翼仲至良乡,再送彭翼仲至保定,彭翼仲一再谢别,醉郭才回京渡日,每日想念彭君。辛亥革命成功,彭翼仲特赦回京后,看望醉郭。醉郭曰:“吾患略间行归矣!”不久醉郭辞世,年六十有九。彭翼仲和社会名流凑钱,将醉郭葬于陶然亭锦秋墩坡下。彭翼仲题“醉郭之墓”。解放后建陶然亭公园时,醉郭墓被家人起走,安于村,家中东隅,文革中碑遭张姓孩子破坏,墓碑埋于京西调车场路基下。
  当前宣武区正在打造国际传媒大道,回顾历史,宣南曾为我国传媒业的发祥之地,它与今天建设的国际传媒大道是一脉相通的。我们寄希望传媒业的新的发展,在新的历史条下,传媒业的发展将会发挥更大的作用。

发布日期:2005-10-4

 
本站访客总数:5614319
地址:西城区教子胡同8号   联系电话:010-83550826
版权©2005-2011 北京市西城区第二图书馆 所有
Copyright © 2005-2011 www.xwlib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 网站详细统计
 
 
·2019年第三期
·2019年第二期
·2019年第一期
·2018年第六期
·2018年第五期
·2018年第四期
·2018年第三期
·2018年第二期(下篇)
>>更多